螺纹钢 期货走势|2005年沪铜期货走势图

媒體報道

竺韻德:家國情懷是最根本的價值取向
日期:2019/7/9


    編者按:風從東方來,潮起三江岸,是國家的改革開放成就了寧波和寧波民營經濟。為謳歌這個時代,銘記這段歷史,《寧波商幫》雜志社選取了部分有典型性代表性的民營企業家,以寧波民營經濟獻禮祖國70年華誕的特殊方式,推出一系列報道,最大可能地復原這一代人創業的精神“底片”。
    韻升集團董事局主席竺韻德是這一時代的創業代表,他濃烈的家國情懷以及艱辛創業的故事,一直以來深受社會各界的贊譽。在近期《寧波商幫》雜志推出的報道中,竺韻德以口述形式回憶了韻升至今28年的發展之路。



    2011年一個秋天,我為韻升集團成立20周年的司慶典禮撰寫了一首歌詞。內中有這么幾句:“實力奠尊嚴,力弱自困窘。強企方強國,規律四海同。”整首歌詞的這個“詩眼”確實是我直抒胸臆的內心獨白。
    今天,再度回首韻升創業發展的艱辛之路,同時仔細剖析當今社會在急劇轉型期中呈現的金錢主宰一切,價值取向迷亂的深層成因,更對以家國情懷為核心理念的韻升企業文化充滿了自信。
    愛因斯坦說過:“一個人對社會的價值首先取決于他的感情、思想和行動對增進人類利益有多大作用。”對一個企業家而言,此話尤如指路牌、警示燈一樣至關緊要。從一個較長的時間維度來看,企業盛衰、個人成敗,無不與有無家國情懷息息相關——這或許就是我的心路歷程本質概括。


“拍案而起”造八音琴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國內改革開放大潮初涌。正當壯年的我自然也在內心泛起層層漣漪。
    雖說在旁人眼里,我已是一個廠長,算得上是一個“吃著體制飯、坐著鐵交椅”的幸運兒,但我卻思謀著一個問題:我的人生就這么在安耽舒適中度過?我的人生價值究竟應該體現在哪里?
    價值觀無非有兩種:利我或利他。多年恪守的中外先進文化告訴我:每個人的價值取向不同,其人生目標與最終歸宿也會截然相反。這段時間還有一個觸發點是,我開始意識到,當今鼎故革新的風云際會,能為敢于第一個吃螃蟹者提供千載難逢的機遇。自主創業正是一條能體現家國情懷、實現人生價值的嶄新之路。
    1991年,我在“廣交會”上看到國內的一些外貿公司,面對外商訂購內裝八音琴的工藝禮品訂單,想接卻不敢接,場面一度十分尷尬。原因是當時八音琴最核心的機芯技術,掌握在一家日企手里,受制于此,相關企業不能自主定價。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一家企業就占據了國際上95%的八音琴生產市場。當時見到這樣的情形,我就暗想:為什么我們要忍氣吞聲?憑什么我們中國人就不行?也正是受了這樣的氣,讓我產生了創業的想法,想在技術上和別的國家爭個高低。
    或許是融在骨子里的中國傳統讀書人的血氣,將我引上了一條改變人生軌跡的道路。
    當時我已經43歲了,在不惑之年,由著身上那股不服輸的沖勁兒,當下決斷,造機芯。
    我籌集了34萬資金,在江東區上茅巷5號創建了寧波東方機芯總廠,我的目的就是研制自主生產的八音琴產品,打破日本在這一領域的壟斷,為國家爭口氣。
    當時,資金、設備、經驗我們都很匱乏,只是靠著自身的信念來悶頭研發,“一頭楞”的讀書人脾性倒是幫我沉住了心氣。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就成功研制出了國產第一代八音琴的機芯——YB1。質量上可與國外同類產品不相上下,但價格僅是他們的一半。
    同時,我們也獲得了八音琴制造技術的發明專利,打破了國外的技術壟斷,這也是韻升集團的前身。
    之后,我也沒有因此松懈,又帶領我們的科研人員開發出了電化學全自動調頻機、八音琴柔性自動裝配線等一系列自主核心技術和裝備,推出了第二代、第三代機芯。
    于是,1993年,在第三代八音琴開發成功后,我將它們推向了歐美市場。多年來的努力,終于到了我們民族品牌“闖”出國門,與國外品牌真正較量的時候。
    第三代八音琴在國際市場上亮相后,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從第一代機芯研發問世到在國際市場上戰勝對手,我用了整整八年時間。八年“長征”,我反復試驗,不斷研究,才得以擊敗國外同行,坐上了世界八音琴產量的頭把交椅。
    八音琴行業上的成功給我帶來了 “意外收獲”。在八音琴領域不斷取得突破的同時,我在研發過程中注意到了稀土資源。
    中國是稀土大國,但在上世紀,稱霸此行業的是日、美、德等資本主義國家,他們生產的稀土永磁材料的關鍵指標高,在附加值高的各類應用中幾乎被這三個國家的公司所壟斷。
    和之前一樣,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必須要站出來為自己的國家爭取一下行業話語權。
    決意進入稀土資源開發領域后,我便將“韻聲”更名為“韻升”,意寓不再局限于八音琴生產,而是從八音琴起步,探索更廣闊的產業。
    進軍稀土永磁材料產業是我的“第二次”創業。1996年,我成立了韻升強磁材料有限公司,又在之后的幾年建成了“韻升大廈”,繼而又完成了資本市場的入駐。我有了底氣,也有了足夠的資金和技術,這為我拓展全新的行業提供了堅實的保障。
    隨后,“韻升”每年投入數千萬元的研發費用,用于專項技術的科研。在投入近億元后,終于研發成功“高性能燒結釹鐵硼永磁體”技術,成為國內唯一擁有此項自主研發技術的企業,為中國稀土材料產業轉型發展作出了貢獻。
    在這之后,我們又進入了伺服控制系統、智能裝備、電子器件等新的領域,每回遇到海外公司壟斷的境況,我都要卯足了勁鉆研,通過自主研發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從而爭得市場競爭的話語權,再一步步攀登,力爭最后個個做到國內的“單打冠軍”。
    幾十年下來,科研已經變成了我的“終身愛好”,我最喜歡做的就是與研究人員交流、研討方案,成為了我精神上的一種享受。


從無到有,從未一帆風順


    “創業”這兩個字,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困難遠遠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剛開始創業的時候,那時候的我可謂是“三無”人員,手邊一無資金、二無設備、三無人才。這樣一個“萬事開頭難”的局面擺在面前,對創業的信心首先就是一種巨大的打擊。好在當時,改革開放的政策已經惠及全國,且步伐不斷加快。我看到很多企業的崛起,他們的成功對于我就是一針強心劑啊。所以我堅定意念:無論花多大代價,一定要研發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八音琴來!
    沒經費就借款,沒人才就自己上,沒設備就土法上馬。在之后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我閉門研發,悶頭攻克,終于取得了成功,也讓我看到了堅持下去的希望和動力。
    而相比較于八音琴的生產研發,稀土行業這樣技術要求更高的領域,轉型的困難就更大了,所面臨的艱難抉擇也更多。
    2002年,為了獲得生產高附加值燒結釹鐵硼磁體的“入場券”,我與公司高層討論商議,決定用重金向德國公司購買技術。這可以說是我在創業過程中的一次“妥協”,想“師夷長技以制之”,但結果卻是沒能成功。
    當時,有一家德國公司同意把技術賣給我們,條件是“韻升”今后的產品只能賣給德國公司,不允許在其他市場經銷。這在韻升集團內部引起了激烈爭論,支持者認為“不花錢還能保證銷路,為什么不干”,反對者則認為“這將受制于人,核心技術不在自己手上”。我聽取了各方意見,最后還是痛下決心:不能用市場換技術!
    萬般無奈之下,我們只能一步步自己摸索,投入大量的人力、時間、金錢,才換來了我國稀土材料產業的突破性進展。將近億元的科研投入不論在當時還是現在,都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是為了能夠讓企業代表自己國家在稀土資源領域掌握話語權,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多人認為我們在這些領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已經“夠可以了”,但說實話,我覺得我們還遠沒到停下來的時候,我渴望投入更多在新領域新技術的研發中。別看我們從八音琴跨度到稀土產業,又從伺服電機發展到智能裝備,涉獵很多,但這些看似“互不關聯”的產業之間其實存在著專業的相通。“韻升”的目標和未來發展方向就是依靠自有技術創新,走“高新技術企業”道路。一路創業,我雖然經歷了數不清的坎坷,但也感到由衷的快樂和滿足。


感恩時代,未來仍可期許


    中國企業家群體是伴隨中國崛起、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中孕育成長起來的,我有幸成長在新中國,又恰逢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機遇,我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感恩這個時代。
    改革開放這40年來,國家有很多方面的變化。過去是單一的計劃經濟、公有制經濟,改革開放以后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經濟制度,我們作為民營企業,可以自由地參與市場競爭,自由地進行科技創新和研發生產,這是我們能夠實現“個人抱負”,從而形成如今龐大的企業家群體的根本因素。
    改革開放帶來了中國經濟今天的繁榮,帶來了企業發展的繁榮,尤其是民營企業發展的繁榮。我們都是時勢造就的企業,因此要感恩時代、迎合時代、與時俱進。年輕的企業家們更不能辜負這個時代,要銳意進取、奮發有為。
    不管有過怎樣的輝煌,我們終將把“舞臺”交給下一代。在“代際交接”的過程中,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當好導師,發揮“余熱”。因此,努力實現從企業家向教育家角色的轉換,是我對自己接下來的一大要求,畢竟,人生的意義就在于“實現個人對企業對社會更大價值的提升”。


    人的一生很短暫,一生里能做好一兩件事,并且把它做到精彩絕倫,就稱得上成功了。這是竺韻德對自己的勉勵,也是對時下年輕人的勉勵,更是這一位“書生意氣”的企業家的真實寫照。
    八年“抗戰”,他為八音琴贏得了中國音符;一心鉆研,他為中國制造奉獻了寧波智慧。他一腔熱血,抱著愛國的情懷,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和使命感,以只爭朝夕的事業心和責任心,打造出了一個永不止步的“韻升”品牌。
    在當下“大眾創業”的時代,人們比過去歷史上任何時期都要顯得“浮躁”,忘記了堅持理想信念,忘記了堅守匠心品質。但是竺韻德的創業經歷恰恰給現在的創業者們上了重要的一課——成功往往就在你對理想信念和品質的堅持之中綻放。


轉載自《寧波商幫》
主編:錢愛民 主筆:應華根

螺纹钢 期货走势 足球计算器 最新注册账号送体验金的平台 通比牛牛怎么玩 澳洲赛车热门彩种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实时计划网 迪拜娱乐是什么软件 可以开房间的炸金花游戏 彩票 极速赛车 北京塞车网站 玩快三稳赚技巧口诀 重庆时时彩每天规律 网上购彩票合法网站 时时彩老玩家的经验 新疆时时-计划群